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企業黨建 < 文學藝術
文學藝術
淩霄花瀑別樣紅
時間:2020-09-17    來源:河南能源化工集團

作者:□呂秀芳(焦煤公司)

  

淩霄花這個名字在我的心中埋藏三十多年了,第一次聽到這個花名,是在舒婷的《致橡樹》。“我如果愛你/絕不像攀援的淩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也許是先入爲主吧,當時的淩霄花是作爲一個攀附高枝炫耀自己的負面角色植入我心中的。那時,少女純潔的心裏對淩霄花滿是不屑和蔑視,而令我神往的是詩中橡樹的偉岸,木棉的高潔。“我必須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爲樹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隨著時光的逝去,淩霄花只是作爲詩中的一個意象深埋在我的記憶深處。漸漸地,它被我遺忘了。

 

歲月匆匆,三十多年過去了。一次偶然的邂逅,我們在五月一個透亮的日子相遇了。鮮亮的葉子,柔曼的藤蘿,舒展著,托起一朵朵淩霄的紅豔,把它的妩媚恣意地向高處鋪展,那一簇簇花朵像點著朱砂的金鍾,正在搖醒沈睡的城市,喚醒人們心中對美的渴望。窈窈翩翩婀娜舞,翹翹袅袅立娉婷。那一刻,我的眼前猛地一亮,完全被它的脫俗與高貴所征服。

 

當朋友告知我這就是淩霄花時,我是又驚喜,又愧疚。原來這就是淩霄花啊!它完全顛覆了塵封在心靈深處的認知。深埋在記憶中對它種種的不屑也化爲輕煙,蕩然無存。回來後,我開始查閱有關它的前世今生,才發現,它是一種有曆史的花。在《詩經》裏就有關于它的記載:“苕之華,芸其黃矣……苕之華,其葉青青……”

 

淩霄花在中原大地是五月下旬開花,一直開到金秋十月。明媚的夏季裏,淩霄花每一次美麗的綻放,都是它向這個世界證明自己的存在。電閃雷鳴,狂風暴雨,烈日炙烤……淩霄花從不爲所懼,依然執著而堅強地怒放,讓溽暑的每一寸光陰,都沐浴在橘紅色的柔波裏。怒放在枝頭,它不驕不傲。墜落到地上,它不氣不餒。它一邊盛開,一邊落紅,竭盡所能,以美示人。難怪陸遊感歎:“滿地淩霄花不掃,我來六月聽鳴蟬。”

 

曆史上,淩霄花一直被喻爲志存高遠。宋代賈昌期賦詩贊曰:“披雲似有淩雲志,向日甯無捧日心。”清人李笠翁評價淩霄花說:“藤花之可敬者,莫若淩霄。”把它比喻成“天際真人”,宋人楊繪有詩贊曰:“直繞枝幹淩霄去,猶有根源與地平。不道花依他樹發,強攀紅日鬥修明。”敢與太陽爭奇鬥豔的花,必定是血性剛烈之花了。

 

淩霄花的寓意是慈母之愛。瞧啊!那纏纏繞繞的藤蔓如母親的大手,將自己的愛密密匝匝地環繞在家人的周遭。因爲愛,無論腳下的大地是富饒還是貧瘠,它都要努力紮根生長。因爲愛,不管頭頂的風雲如何變幻,它都要竭盡全力向上攀爬,去尋找光明。

 

當人們伫立花前,被它的美豔所折服而又不識花名時,我總是以炫耀的口吻,仿佛在介紹自己的一個家庭成員:“它叫淩霄花,是詩人舒婷《致橡樹》中的淩霄花,但又不是舒婷所說的淩霄花。”我不管他們是否聽懂了我的話意,我只是在自己力所能及的範圍裏爲淩霄花正名。

 

當大街小巷,公園院落都可以看到它美麗的身影時,我對它的愛更加濃烈了。我愛它淩雲的夢想,即便是一棵嫩芽,也從未放棄自己的志向。無論是身陷泥濘之地,還是寄于屋檐籬下,它生命的觸須,總是努力尋找向上的路徑。哪怕是一棵枯樹,一竿翠竹,抑或是一堵殘牆,都是它淩霄的雲梯。它知道,來到這個世上,就是要努力向上生長,將自己的花朵綻放到高處,綻放到盡可能達到的高度。真可謂:唯思攀附到雲頭,高處作風流。

 

當秋風乍起,潑灑一地紅。它不是爲本年的花季謝幕,而是爲來年五月的盛大綻放積蓄著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