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企業黨建 < 文學藝術
文學藝術
不忘師恩
時間:2020-09-11    來源:河南能源化工集團


前幾日,我收到了之前所教學生發來的消息,她這樣寫道:“加減乘除,算不出您的奉獻;唐詩宋詞,送不完對您的崇敬;在所有老師都認爲我升學無望,准備放棄我時,是您用行動保護了我理想的花朵不被摧殘;今天我收到了四川傳媒大學的錄取通知書,我第一個想到要分享這份喜悅的人就是您,馬上就是教師節了,祝您節日快樂。”最後還給我發了一張她錄取通知書的圖片。

過去的日子如輕煙、如薄霧,被微風吹散了,被初陽蒸融了。離開教育系統已一年有余,但收到這樣的消息還是讓我激動。更爲自己在教育系統時留給學生的正面影響而感到自豪。看著這位同學的錄取通知書,我想起了自己的恩師——大學時期的張培陽老師。

我清晰地記得,大學的第一節課就是張培陽老師的詩律寫作課,剛踏入大學校門的我,內心比較自卑,第一次上課就選了教室最後邊靠窗的位置坐下,看著這位滿腹經綸的廈門大學博士站在講台上,意氣風發又有才華。我就想,作爲師範生的我,如此怯懦,四年後能不能像他那樣站在講台上高談闊論呢?

日子就這樣慢慢過去,我還是一如既往地坐在後排靠窗的位置。或許是因爲班裏男生較少的緣故,張老師慢慢開始關注我,在課堂上時不時提問我,課下時常找我聊天,偶爾還會帶我去釣魚。有一次和張老師釣魚時,他突然問:“你是不是不敢登講台呀?”面對他的疑問,中學時那次演講的尴尬畫面又浮現在我的腦海。上中學時,班裏組織一個演講活動,每個人都要參加。演講當天,我的心就開始怦怦跳,在心裏一遍一遍地背著自己的發言稿。但是當我走上講台時,看到下面那麽多雙眼睛盯著我時,便把努力背了好多天的發言稿忘得一幹二淨。我站在講台上語無倫次的樣子,引來同學們哄堂大笑,班主任說了一句:“下去吧!”更是讓我羞紅了臉。從此,我再也沒有登過講台……張培陽老師聽完我的故事,拍了拍我說:“我相信你會克服的。”

不久後,在一次詩律寫作晚自習上,張老師讓每位同學當堂寫一首七言律詩,題目是《春遊校園”》。坐在後排的我,看著同學們抓耳撓腮的樣子,和窗外月光下校園裏的行人,瞬間來了靈感,在紙上寫下:“只身漫步校園行,來到南師爲利名。今夜月明無處望,人人作詩面猙獰。”寫完後就交了上去。

第二天詩律寫作課開始前,我看到張老師一晃而過的課件上有我昨天寫的那首詩,心想:“完了,老師肯定認爲我沒有認真對待這次詩律寫作,他把這首詩放在課件上是不是要把我當作典型來批評?”整節課我都在惶恐不安中度過,那節課的內容一點也沒聽進去。快下課時,張老師突然說:“昨天的詩律寫作中,全系兩百多人,完全符合要求並且未出韻的只有9人,韓保德同學是這9人中唯一一位男生,下面請韓保德同學到講台上代表男同胞們讀一下這首詩吧。”看著教室裏烏央烏央的同學,我退縮了,我問老師能不能站在自己的位子上讀。誰知張老師直接走過來把我拉到了講台上,我也只好硬著頭皮去讀,聲音緊張又顫抖,短短的幾十秒,感覺像過了一個世紀。讀完那首詩,張老師率先鼓起了掌,接下來是全班的掌聲。低著頭回到座位後的我,依然緊張,我已經聽不清張老師在台上的講話……

下課後,我看到張老師在微信朋友圈裏寫道:“相信你以後會成爲一個不爲利名的合格教師”,配圖是我上交的那首七言律詩。後來,模擬課堂時,張老師總是讓我上台試講,同學們也總會給我鼓勵的掌聲。

畢業時,我去了一所私立學校擔任高一教師,每次站在講台上高談闊論時,總會想到我的恩師張培陽先生,正是他的這種教學方法,讓我在膽怯中戰勝了自己,是他給了我與困難抗衡的勇氣。祝張老師節日快樂,也願我在新的工作崗位繼續揚帆遠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