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企業黨建 < 文學藝術
文學藝術
舌尖的“奸”“減”“儉”
時間:2020-09-04    來源:河南能源化工集團

 

“老規矩,來兩份手擀面。”那天中午,我和同事李科長辦完事一起在路邊飯店吃飯,李科長依然像往常一樣對正在收銀台忙活的老板娘說,“再來一份豬拱子,一份木瓜絲。”他知道我最喜歡吃這家飯店的涼拌木瓜絲。

 

“No,no,no,”我趕緊制止住,“老李,兩份手擀面夠飽,要那麽多菜幹啥?”

 

“那會行?咱在單位酸不酸算顆杏兒、光不光算根棍兒,只吃一碗面條多寒酸。”老李堅持點菜,老板娘正在紙上畫鈎准備下單。

 

我知道李科長的意思。飯店距離單位很近,我們常來這裏吃個便飯,很多人都認識,也都知道我們在單位大小算是個領導幹部,吃飯過于簡單了,難免會影響形象,怎麽也得有素有肉、葷素搭配。

 

“老李,你了解我。我就喜歡吃個手擀面,一碗下肚就飽騰騰的,要菜都是多余的。”

 

“我請你,不讓你花錢。”

 

“老李,我會是那意思?咱哪次不是菜吃完了剩面、面吃完了剩菜?”

 

“聽我的,這能花幾個錢?”

 

“不行!就兩碗手擀面,你再這樣,咱以後就不是哥們兒了,OK?”

 

“行行行,這次就依你。”李科長見我認真起來,便不再堅持。

 

後來,爲了節約中午時間,我們便提前給老板娘打電話訂做好手擀面,我們到了飯店,手擀面恰好上桌,直接開吃,吃完回單位午休,不影響上班。老板娘笑我倆叫“雙節”(節約時間+節約金錢)。

 

其實,我曾經被妻子稱爲“舌奸”,就是口味刁,愛挑食,雖然不怎麽浪費,但一定講究口味。妻子總結我是“不吃香菜不吃姜,醬油少了菜不香;肥肉甜食無節制,終于吃出高血糖”。

 

自從被檢查出糖尿病之後,我不得不削減對肉類和甜食的依賴,嚴于自律,每天一副“看到肥肉如敵寇,遇到甜食緊閉口”的樣子,血糖值逐漸降了下來,妻子稱我“舌減”。

 

端午節回老家省親,哥嫂知道我喜歡吃手擀面,專門從家裏取了新麥,經過清理、水洗、潤麥,然後用石磨進行逐次研磨和反複過篩,晾曬好後用通氣的包裝袋裝好,放在我車上。哥哥叮囑我說:“石磨面吃著香筋筋、聞著香噴噴,但你血糖高,一次少吃點,讓舌尖懂得儉樸,血糖就會讓路。”

 

每次吃著哥嫂送的石磨面,我都會想起它複雜的制作過程,想起哥哥的一再叮囑,想起“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的古詩箴言。說實話,一份面條,一個饅頭,一碗米飯,價值比鴻毛還輕,但這裏面凝聚的勞動和汗水卻比金石還重。妻子來自農村,看不得我偶爾對糧食的不敬,常引用她母親教導她的話:“一粒糧食就是一滴汗水,一碗米飯就是一個年景。”在妻子耳濡目染下,我不但在舌尖上不挑食,而且在生活中也養成了勤儉節約的習慣,雖然自己的收入越來越高,但支出的項目越來越少,可花可不花的錢也不花了,妻子說我變成“舌儉”了。

 

習近平總書記曾說:“不論我們國家發展到什麽水平,不論人民生活水平改善到什麽地步,艱苦奮鬥、勤儉節約的思想永遠不能丟。”我由“舌奸”到“舌減”再到“舌儉”的變化,難道不正是對樸素生活的領悟、對辛勤勞動的敬意嗎?